<thead id="nj3hb"><del id="nj3hb"></del></thead><cite id="nj3hb"><video id="nj3hb"></video></cite>
<del id="nj3hb"><span id="nj3hb"></span></del>
<ins id="nj3hb"><span id="nj3hb"></span></ins>
<var id="nj3hb"></var>
<cite id="nj3hb"></cite>
<var id="nj3hb"><strike id="nj3hb"></strike></var><var id="nj3hb"></var>
<cite id="nj3hb"></cite>
<var id="nj3hb"></var>
<cite id="nj3hb"><span id="nj3hb"></span></cite>
<span id="nj3hb"><th id="nj3hb"><del id="nj3hb"></del></th></span><var id="nj3hb"><video id="nj3hb"><menuitem id="nj3hb"></menuitem></video></var>
<var id="nj3hb"><span id="nj3hb"><menuitem id="nj3hb"></menuitem></span></var><ins id="nj3hb"><span id="nj3hb"></span></ins>
<var id="nj3hb"></var>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微信性爱系统(近代现代)——森破小子

时间:2018-11-10 08:46:34  作者:森破小子

 

 
    作者:森破小子
 
    字数:452
 
    第一章古旧手机
 
    你相信这个世界上有神灵吗?
 
    张默今年已经十八岁了,在他十八年的少年人生中,他?#28216;?#30456;信过这个世界
 
    上会有神,就算有,?#20999;?#31070;也?#28216;?#25345;过人间的公道天理。
 
    张默六岁的时候,父亲在工地干活的时候出?#25628;现?#30340;工伤,最后不治身亡,
 
    母亲含辛茹苦的养育了他两年,也因病去世了,张默的亲戚没人愿意领养他,他
 
    的爷爷奶奶也?#21152;?#30149;在身,根本没能力照顾他,此后的十年,他都寄宿在一家孤
 
    儿院当中,相关的开支自然由父母的遗产和爷爷奶奶少量的退休金中勉强支撑,
 
    时至今日,爷爷奶奶也都七十岁高龄了,张默也不再属于未成年人,九年义务教
 
    育结束,虽然考上了一个二类本科,但是身无分文的他根本无法支付昂贵的大学
 
    学费。
 
    这十几年下来,张默曾经向上天祈祷,希望自己穷苦悲催的生活终有一天可
 
    ?#36234;?#26463;,但是残酷的现实依旧无时无刻的摧残着他的身心。
 
    所以张默不信神。
 
    但是就在他成年后的第二天,也就是正式被孤儿院扫地出门的那一天,神真
 
    的降临了。
 
    「晨姨,你能不能跟院长再问一问,我父母的遗产真的一分不剩的用光了?」
 
    张默一手提着一个洗的已经掉光颜色的破旧书包,一边用近乎哀求的声音向面前
 
    的女人?#23454;健?/div>
 
    眼前的女人身穿一身米黄色?#21697;?#33016;前乳峰鼓胀高?#21097;?#30382;肤白皙滑腻,凸翘
 
    的臀部包裹在?#21697;?#35033;子中,精致而又成熟的?#25745;?#19978;此刻却露出了为难的表情。
 
    「张默,不是晨姨不想帮你,晨姨早就跟院长问过了,她?#30340;?#29238;母的遗产确
 
    实用光了。」
 
    张默咬了咬牙,说道:「我妈临走之前特意告诉过我,虽然她和我?#32622;?#26377;赚
 
    过什么大钱,但是我爸爸的工伤赔款和人身保险加起来足够用到我上完大学,我
 
    那个时候小,居然不记得?#38477;子?#22810;少钱了,但是总不能这么快就用完了吧?」晨
 
    月海用手捋了捋耳边的发丝,轻声说道:「小默,那?#26159;降子?#22810;少,晨姨也不
 
    知道,晨姨只是在孤儿院工作的小保姆,管不了那么多事情。晨姨也知道你现在
 
    无家可归,身无分文,但是晨姨也没钱,晨姨的小公寓倒是可以让你去住…你肯
 
    去吗?」张默叹了口气,说道:「晨姨,你这是说的什么话?我不是在怪你,这
 
    几年来要不是你想方设法给我多准备些饭食,我在这孤儿院中恐怕会过得更加悲
 
    惨,你对我好,我心里明白。就是我父亲留给我的?#20999;?#36951;产,我我不甘心呀。至
 
    于你说的住宿问题,我不能跟你住在一起,被人看见会影响你的声誉。」
 
    晨月海咬了咬嘴唇,从口袋中?#32479;?#19968;只手机和一千块钱,塞到了张默的手中,
 
    说道:「小漠,你虽然现在身无分文,但是?#20040;?#20063;是个成年人,去找点体力活应
 
    ?#27809;?#33021;度日,我把这台旧手机和这一千块钱给你,你拿去用吧,没钱吃饭了就再
 
    来找我!」张默心肠被他的生存环境锻炼的冷酷异常,但是面对眼前这个女人
 
    的好意,再联想到自己悲苦的命运,张漠不禁热泪盈眶。
 
    张漠并没有假?#24066;?#25512;辞晨月海的好意,一来他确实需要钱,二来他也不是那
 
    种知恩不报的人,今天晨月海给了他这些钱,他日张漠势必千倍还之。
 
    把钱和手机塞进包里面,张漠慢慢走上前去抱住了晨月海,晨月海一点反抗
 
    的意思都没有,就这样任由张漠抱着,也许是被晨月海淡淡的体香所刺激,张漠
 
    胯下的阴茎慢慢充血变硬了起来,顶在了晨月海的小腹之上,晨月海脸微微一红,
 
    依然对张漠已经近乎于性骚扰的行为听之任之。
 
    张漠略微有点尴尬,便退后两步,包往肩上一抗,对晨月海挥了?#37038;鄭?#36716;身
 
    大步离开,走向了这个陌生而又熟悉的人情会。
 
    离开孤儿院之后,张默第一件想做的事情就是找工作,最?#27809;?#33021;包吃住的那
 
    种,先干一段时间挣得第一?#26159;?#20877;说其他的事情,至于大学他觉得他是?#25442;?#20250;去
 
    上了,所以干脆就别再去想大学的事情。
 
    张漠所生活的这座城市并不是什么一线城市,这里跟大多数小城镇一样,有
 
    着比较稳定的会层次,想在这里一飞冲天那是痴心妄想,仅有的一些就业机会
 
    也只是一些体力工作,赚不到什么钱不说,还很是辛苦。
 
    张漠不怕辛苦,虽然他在这间孤儿院吃不到好东西穿不到好衣服,但是张漠
 
    还是没有?#20960;?#20102;晨月海对他的特殊照?#24076;?#25972;个人长的很是挺拔,身体也比较强?#24120;?/div>
 
    干一些体力活自然是不在话下,但是肯吃苦跟?#31995;?#20900;大头是两个概念,张漠跑了
 
    好几家招聘服务员的店面,老们给出的薪资水平都?#23545;?#20302;于平均线。
 
    张漠知道晨月海的生活也没?#24515;?#20040;好,他着?#34987;?#26216;月海的钱,所以这份工作
 
    的第一个月工资最好能付清他第一个月的房租、生活费,还能富裕出来一千多块
 
    钱,张漠清算了一下,两千块就差不多够了。
 
    但是就这么一个两千块一月的工作,张漠都?#20063;?#21040;。
 
    招聘单位降低张漠薪资的理由实在是太多了:没有工作经验、高中学历、没
 
    有会担保等等。
 
    夜晚降临,张漠在?#32321;?#25674;上买了馒头和快餐,吃完后准备随便找个?#20260;?#19978;
 
    一晚,顺便给包里面的那一台老爷机充一充电。
 
    说是老爷机,张漠都觉得有点抬举它,这台手机是最早一批的国产安?#24656;?#33021;
 
    手机,在满大街的三星iphone面前,它就像是一堆彻头彻尾的电子废?#24076;?/div>
 
    除了有一点点收藏价值之外,张漠想不到这台手机还有什么J用。
 
    但是这是晨姨送给自己的手机,张漠还是会老老实实用起来,上吧来通宵
 
    的目的之一就是给手机装一些必要的软件。
 
    张漠虽然一穷二白,但是上高中的时候?#20040;?#20063;玩过同学的手机,而且张漠的
 
    这个人的悟性也不差,如果他连一个智能手机都搞不定,那他以后就不要去想什
 
    么出人头地了。
 
    坐在吧的座椅上,张漠没心情玩电脑游戏,他只打算搞定了手机之后,然
 
    后在上找一些招聘信息,手机的电量很是充足,看来晨姨在拿给张漠之前是已
 
    经给充满电量了的,张漠在手机里面下载了?#33267;?#36719;件,找工作用的软件,以及计
 
    算器等一些常用的工具,最后,他还下载了一个微信。
 
    张漠从来没有过微信,他也没有微信账号,他下载微信的唯一理由可能就是
 
    以后说不定能用的上。
 
    搞定了手机,张漠在孤儿院养成的作息习惯让他很早就开始犯困,张漠把手
 
    机收进自己的包里面,然后双手?#32321;?#30528;包就这样睡了过去,他没有注意到,自己
 
    的手机的数据线还?#21767;?#22312;电脑上。
 
    夜,苏城的天空闷雷声阵阵,几片乌云转眼便聚集到了一起,很快,久逢甘
 
    霖的苏城迎来了一场雷阵雨,凌晨两点多钟,在连成了线的暴雨之中,一道闪电
 
    从天而降,直直劈在了张漠通宵的那个吧房顶之上,威力巨大的雷暴能量瞬间
 
    击溃了这间吧的供电系统,所有亮着的屏幕在下一秒尽数熄灭,张漠面前的电
 
    脑屏?#24187;?#30340;闪了一下之后也陷入了?#34987;荊?#19968;股神秘的电流力量顺着数据线窜进了
 
    那台古旧的手机之?#23567;?/div>
 
    凌晨三点钟,张漠和几位通宵的民从吧里面走了出来,吧的管经过
 
    一番检查之后,确定短时间内吧不可能恢复供电,心情糟透的吧老退完上
 
    费之后,把这群人全都赶了出去。
 
    外面还下着大雨,张漠不能在这样的天气?#26032;?#23487;街头,他出门后便调头冲到
 
    了隔壁一家宾馆之?#23567;?/div>
 
    最便宜的单人间一晚上也要8元,张漠无奈的掏?#25628;航穡?#28982;后拖着疲惫的
 
    身躯到房间里面去睡觉。
 
    可能是因为洗完澡的?#20498;剩?#36538;在宾馆床?#31995;?#24352;漠突然又精神了起来,他从书
 
    包里面?#32479;?#25163;机,打算继续研究研究,但是按了半天开机键,手机的屏幕也没有
 
    亮起来,张漠一下子慌了神,这手机刚到自己手里面,还没捂热乎呢居然就坏了?
 
    按了半天,手机屏幕总算亮了起来,张漠还没来得?#20843;?#19968;口气,奇怪的事情
 
    又发生了。
 
    这次的开机速度非常快,连?#21364;?#30011;面都没有出现就瞬间进入了桌面,但是
 
    桌面上光?#21644;?#30340;什么都没有,就只有一个绿色的微信?#24613;輟?/div>
 
    纵是精通手机的人,看到这一幕也会满头问号,更不用提张漠了,他左想右
 
    想也没想通为什么自己的手机会变成这样。
 
    张漠没有其他选择,只能点开桌面上那个唯一存在的程序?#24613;輟?/div>
 
    微信打开,屏幕上显示出来的却不是那个熟悉的月球上站一个小人的程序加
 
    载画面,而是一行字。
 
    「干一个女人,然后你就能够得到我的恩惠。」
 
    张漠整个人都愣住了。
 
    张漠看到这行字的第一个想法就是,现在的微信上面的广告词都变得这么前
 
    卫了?
 
    点了屏幕?#31995;?#23383;几下,程序没有任何?#20174;Γ?#24352;漠看着这行字莫名其妙,正打
 
    算按下关机键重启下手机,这行字往上移动了一行,下面又出现了新的一行字:
 
    「你?#38477;?#24178;不干?」
 
    「什么干不干?」张漠情不?#36234;?#30340;对着手机问出了声。
 
    「干!你连干都不知道什么意思?干就是性交!就是用你的硬邦邦的阴茎,
 
    插入到女人的阴道里面,我不管前戏和过程,最终你只要把精液射进女人的子宫
 
    里面,就算干成功了!」张漠腾地一下从床上坐了起来,惊讶的看着手机屏幕问

?#31095;?#39318;页
?#31095;?#39318;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重庆时时彩定位胆稳赚触屏软件
<thead id="nj3hb"><del id="nj3hb"></del></thead><cite id="nj3hb"><video id="nj3hb"></video></cite>
<del id="nj3hb"><span id="nj3hb"></span></del>
<ins id="nj3hb"><span id="nj3hb"></span></ins>
<var id="nj3hb"></var>
<cite id="nj3hb"></cite>
<var id="nj3hb"><strike id="nj3hb"></strike></var><var id="nj3hb"></var>
<cite id="nj3hb"></cite>
<var id="nj3hb"></var>
<cite id="nj3hb"><span id="nj3hb"></span></cite>
<span id="nj3hb"><th id="nj3hb"><del id="nj3hb"></del></th></span><var id="nj3hb"><video id="nj3hb"><menuitem id="nj3hb"></menuitem></video></var>
<var id="nj3hb"><span id="nj3hb"><menuitem id="nj3hb"></menuitem></span></var><ins id="nj3hb"><span id="nj3hb"></span></ins>
<var id="nj3hb"></var>
<thead id="nj3hb"><del id="nj3hb"></del></thead><cite id="nj3hb"><video id="nj3hb"></video></cite>
<del id="nj3hb"><span id="nj3hb"></span></del>
<ins id="nj3hb"><span id="nj3hb"></span></ins>
<var id="nj3hb"></var>
<cite id="nj3hb"></cite>
<var id="nj3hb"><strike id="nj3hb"></strike></var><var id="nj3hb"></var>
<cite id="nj3hb"></cite>
<var id="nj3hb"></var>
<cite id="nj3hb"><span id="nj3hb"></span></cite>
<span id="nj3hb"><th id="nj3hb"><del id="nj3hb"></del></th></span><var id="nj3hb"><video id="nj3hb"><menuitem id="nj3hb"></menuitem></video></var>
<var id="nj3hb"><span id="nj3hb"><menuitem id="nj3hb"></menuitem></span></var><ins id="nj3hb"><span id="nj3hb"></span></ins>
<var id="nj3hb"></v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