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ad id="nj3hb"><del id="nj3hb"></del></thead><cite id="nj3hb"><video id="nj3hb"></video></cite>
<del id="nj3hb"><span id="nj3hb"></span></del>
<ins id="nj3hb"><span id="nj3hb"></span></ins>
<var id="nj3hb"></var>
<cite id="nj3hb"></cite>
<var id="nj3hb"><strike id="nj3hb"></strike></var><var id="nj3hb"></var>
<cite id="nj3hb"></cite>
<var id="nj3hb"></var>
<cite id="nj3hb"><span id="nj3hb"></span></cite>
<span id="nj3hb"><th id="nj3hb"><del id="nj3hb"></del></th></span><var id="nj3hb"><video id="nj3hb"><menuitem id="nj3hb"></menuitem></video></var>
<var id="nj3hb"><span id="nj3hb"><menuitem id="nj3hb"></menuitem></span></var><ins id="nj3hb"><span id="nj3hb"></span></ins>
<var id="nj3hb"></var>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他不做大嫂好多年(玄幻灵异)——玉师师

时间:2019-03-13 10:59:07  作者:玉师师

 

 
《他不做大嫂好多年》作者:玉师师
 
文?#31119;?/div>
     特侦组长陆行舟威风八面、法力无边,一心扑在为人民服务上,而影响了个人问题。
“谈恋爱耽误我拯救世界。”
直到石饮羽重新出现在他面前。
“而你耽误我一生。”
 
 
有的人表面降妖除魔猛得不行,其?#24403;?#22320;里还要被逼着说情话。
而有的人看上去混得很惨,其?#24403;?#22320;里早已有了对象,甚至还猫狗双全。
 
CP:石饮羽X陆行舟
 
浑身充满正能量的极品戏精攻 X 满嘴跑火车帅到掉渣受
 
内容标签: 强强 年下 灵异神怪 都市异闻
搜索关键字:主角:陆行舟,石饮羽 ┃ 配角:颜如玉,唐二藏,顾曲,任不仁 ┃ 其它:鬼怪,温暖,破镜重圆,玉师师
 
    作品强推:大魔头石饮羽结婚第二天就被端了老巢,因欺妖霸鬼被判999年徒刑,狱中表现优异减刑至9年,出狱第一件事就是去找爱妻陆行舟。陆行舟此时已经荣升特侦组组长,拳打妖魔鬼怪、脚踢魑魅魍魉。经过社会主义价值观洗礼的石饮羽浑身正能量,与爱妻联手降妖除魔、大显神威。
现代版?#30340;?#24072;和大魔头,带领身边一群二货亲友,行走在为人民服务的康庄大道上,有力能扛鼎的女鬼、有招摇撞骗的仁波?#23567;?#26377;手眼通天的古董商、有人气爆棚的地狱歌神……精彩纷呈,不容错过。
 
 
 
第1章 
  “十串烤面筋,多撒点儿辣椒面。”
  “好嘞!您稍等!”小贩动作麻利地分出十串面筋,一边烤一边刷酱料,酱料混着油?#28201;?#19979;去,木炭上刹那间蹿起小火苗,滚滚的香气随风扑了出来。
  夕阳西沉,瑰丽的余?#25512;?#28385;整条?#20540;潰?#28903;烤、小龙虾、秘制花甲的香味混杂在湿热的空气里,调制出夏日傍晚独特的轻松惬意。
  调皮的小鬼们嬉笑着在人群中钻来钻去。
  恩爱的恋人手挽手,有说有笑地从?#20540;?#36208;过,微风吹起女孩的纱裙,露出?#34903;幻?#33592;茸的兽蹄。
  不远处的海面上,渔船满载而归,大群雪白的海鸥在船桅之间盘旋。
  陆行舟抬起头,望着天边静谧的晚霞,唇角扬起笑容,心想:盛世太平,好日子。
  “帅哥,您的烤面筋好了。”
  陆行舟一手接过烤面筋,另一只手掏出手机:“微信付行吧?”
  “行,您扫这二维码……哎,您对着我干嘛呀?码?#32622;?#22312;我脸上。”
  话音未落,手机里传出一个没有感情的声音:“匹配度99.9%,确认身份无误。”
  小贩脸色一僵。
  就见陆行舟抬起头,露出八颗牙灿烂笑容:“阳冥街烧烤摊主?#30772;ぃ?#21407;型黄鼬,于一个月前潜入古董店今古大观盗走金铜仙人像一尊,你认罪吗?”
  小贩脸色骤变,猛地?#21697;?#28903;烤架,转身即逃,烧?#29467;?#32418;的火炭像火流?#21069;?#30776;向行人,一场惨烈事故?#21767;?#21457;生。
  陆行舟往?#21592;?#19968;闪,喝道:“颜如玉!”
  “来咧~~”
  一个人影斜飞过来,穿着十厘米高跟鞋的脚?#20219;?#36393;在烧烤架上,一脚直接将其踩进水泥地里,手中的蕾丝洋伞打了个旋,正好将飞溅的火炭全部兜住,噼里啪啦地落回烧烤架。
  前后不过三秒钟。
  颜如玉一脚踩在冒烟的烧烤架上,收起洋伞,优雅地吹了吹上面冒起的几缕轻烟,转头扫视一圈围观群众,挑眉:“特侦组办?#31119;?#27809;事的闪。”
  围观的妖魔鬼怪齐齐后退一步,一起发出惊叹:“嗬!”
  特殊?#24405;?#20390;查组,不属于任何国家和政权,保持政治中立,专门调查和打击跨界罪?#31119;?#32500;护世界?#25512;健?/div>
  与此同时,三个人从人群中奔出,扑向逃窜的烧烤摊小贩。
  忽然空气中传来“噗”地一声闷响,一股极为难闻的恶臭冲了过来,三人被熏得脚步一滞,眼泪鼻涕哗哗地下来了。
  小贩趁?#19968;?#36827;人群。
  “想跑?”陆行舟嗤笑一声,上前一步,飞起一脚,一?#28508;?#33151;直接将混进人群里的小?#29359;?#36386;了出来。
  围观的妖魔鬼怪再次发出惊叹:“嗬!”
  这次声音中多?#35828;?#19981;一样的意味——这人高挺的鼻梁上架着一副金丝眼镜,细腰长腿,穿着白衬衫黑西裤,斯文得仿佛是?#20248;员?#20889;字楼里走出来的证券分析师,然而脚下那个小贩的惨状却让人们不由得开始想象这两条比例惊人的长腿中蕴含着怎样恐怖的力量。
  陆行舟在众人钦佩的目光中完美转身,弹弹西裤上的折痕,咬一口烤面筋,微笑着指挥下属把小贩铐起来。
  “大嫂?”一个迟疑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陆行舟的微笑瞬间僵住。
  那声音陡?#35805;?#39640;:“真的是您!”
  夕阳最后一抹余晖消失在天边,陆行舟看着被抓捕归案的小贩,两眼发直,他想不明白,自己出来买烤面筋,顺手维护一下世界?#25512;劍?#36825;前后不到一根烟的功夫,怎么就能踩着雷呢?
  ?#38382;?#24182;不容他多想。
  一个人影从背后扑来。
  陆行舟条件反射,转身就是一个回旋踢,只听嗷地一声惨叫,飞扑过来的少年尚未落地便被踢得?#29399;?#20986;去三十米。
  围观的妖魔鬼怪齐齐张大嘴巴:“嗬!”
  陆行舟扫一眼和围观群众一起张大嘴巴的下属们,镇定地说:“任务完成,撤!”说罢转身就走。
  下属们?#22007;?#20351;了个眼色,麻利地把好奇心?#21767;?#24515;底,拎起鼻青脸肿的小贩,跟着陆行舟撤退。
  那少年也是皮实,一骨碌从地上爬起来,豕窜?#28165;?#22320;冲出人群,带着满头满脸的土追上来,激动地大叫:“大嫂!真的是您!大嫂!我太高兴啦!”
  陆行舟充耳不闻,脚步越发加快。
  少年声音嘹亮,一个人讲出了一池塘?#21988;?#30340;气势:“大嫂!我真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您!呸呸,不对,我早该想到的!大嫂!有烤面筋的地方就该?#24515;?#20255;岸的身影!我真是太笨了!”
  陆行舟急行军中抽空看了一眼手里的烤面筋,有点点唾弃自己。
  双方你追我赶,顷刻间奔出二里地去。
  ?#20540;?#23613;头是一个巨大的白色建筑,像一个立起的凤尾螺,高耸的螺塔上排列着一排排窗户,在暮色中亮起灯光。
  螺口?#21592;?#25346;着一个牌子,上书:世界物?#28382;?#35745;监督管理与生态文明建设总局。
  眼看着陆行舟就要踏进去,少年纵身一跃,卷着一身?#23601;?#32763;到陆行舟面前,张开双臂拦住他。
  陆行舟:“让开。”
  少年双目忽地瞪圆,吃惊地倒吸一口气:“大嫂,您……您不认识我了?”
  “不认识。”
  “我是您和大哥最疼爱的小木头啊!!!”
  “不管你是谁,在我眼里只是一只?#26041;谈?#30340;魔物,”陆行舟声音冷漠,“我数三声,赶紧让开,不然就等着吃牢饭。”
  “我已经改造好了!”少年一把撸起袖子,露出手腕上的铁手环,“出狱的时候教导?#31508;?#21460;说我现在已经?#28895;?#25442;骨了!”
  “所?#38405;?#29616;在拦我是想二进宫?”
  少年一扁嘴,豆大的泪珠噼里啪啦往下掉:“大嫂,您怎么不认识我了?我是小?#23601;费劍?#25105;已经改造好了,我不会再为非作歹了!大嫂!我在外面一个朋友都没有了,我好想你?#21069;?hellip;…”
  陆行舟?#39740;?#30475;着他,眼神无悲无喜,过了一会儿,伸手抹去他脸上的泪水。
  少年哽咽:“大嫂?”
  “我很同情你的遭遇,但你?#27927;?#20154;了。”陆行舟掏出证件递到他的面前,淡淡道,“我是特殊?#24405;?#20390;查组的组长陆行舟,不是你的大嫂,回去吧,?#28909;?#24050;经?#28895;?#25442;骨,便老老实实找个工作,你还小,以后的日子长着呢。”
  “可是,我的大嫂就?#26032;?#34892;舟呀。”
  陆行舟:“……”
  “大嫂……”
  “重名。”陆行舟将证件收起来,绕过他,走进小楼。
  少年追了几步,?#20174;?#19981;敢进门,在门外几米处踟蹰不前。
  特侦组的下属们亦步亦趋地跟在陆行舟后面,互相使眼色,怂恿对方开口,来满足大家的好奇心,虽然有可能招致陆行舟的疯狂报复,但是牺牲你一个,造福全组人嘛。
  然而他们都没有牺牲精神,没有人愿意做出头的那一个。
  少年在门外徘徊许久,到底没敢进门,攥紧双拳,看着陆行舟的背影,大喊:“我不会?#27927;?#30340;!大嫂!不管您承不承认,您就是我的大嫂!”
  陆行舟置若罔闻,信步走进一楼大厅。
  “大哥明天就出狱了!”
  陆行舟脚步一顿。
  下属们好奇的目光在这两人之间移动。
  “您会去接他吗?”少年期待地屏住呼吸,惴惴地说,“大哥给我写信说,正是怀着?#38405;?#30340;思念才能坚持下来,您的音容笑貌时刻回荡在他的脑海中,他为您写了很多首诗,还发表在了狱报上,成为了整个监狱的爱情大师。”
  陆行舟:“……”
  “大哥的诗我?#21152;刑?#25220;,随身携带,每天认真学?#21834;?rdquo;少年双手在身上一通乱摸,?#26377;?#21475;口袋里掏出一个小本子,自豪道,“我给您念一首!”
  陆行舟脸色一变,猛回头:“不用念!”
  话音未落,只见少年很有仪式感地双脚并拢站了个军姿,郑重其事掀开本子,满脸虔诚,大声朗读:“《吃饭怀爱妻》——”
  陆行舟:“不……”
  “我爱妻,
  妻爱我。
  我为爱妻烤面筋,
  爱妻见我情似火。”
  整个凤尾螺都凝固了,所有人呆若木鸡地看着陆行舟,仿佛他们熟悉的组长一瞬间长出了三头六臂,甚至还穿上了女?#21834;?/div>
  陆行舟恨不得长出十米长的胳膊,伸过去一巴掌扇哑这个熊玩意儿。
  少年抓着小本?#27833;?#21518;翻了一页:“我再念一首……”
  “不用了!”陆行舟瞬间冲到他身边,一把夺走小本子,恶狠狠道,“再不滚,信不信我给你撕了?”
  少年吓得魂飞魄散:“大大大……大嫂息怒!”
  陆行舟拿着本子飞快地翻了几页,眸色闪了闪,又翻了几页,然后从头到尾都翻了一遍,将本子摔在少年怀里:“快滚!”
  少年抓起本子一溜烟消失在了?#20540;?#23613;头。
  夕阳收起最后一抹余晖,暮色彻底笼罩下来,灰蓝色的薄雾将凤尾螺与街上欢腾的夜市隔绝开,如同茫茫云海中的一座?#30860;骸?/div>
  陆行舟孤身一人站在空?#21561;?#30340;门口,看着少年消失的方向,许久,才回头。
  挤在门口看热闹的属下们瞬间散了个干干净净。
  陆行舟仿佛没有看见,单手插袋,走回办公室,进门的时候,眼神凶恶地回头,死沉?#24651;?#21520;出三个字:“颜如玉?”
  刚才拿着洋伞大显神威的女人此刻后背紧紧贴着墙壁,恨不得把自己整个人都塞进墙里,噤若寒蝉地说:“组长,相……相信我,我什么都没看见。”
  陆行舟微微眯眼。
  “我真的什么都没看见!?#24425;?#20040;都没听见!更没有胡思乱想!您是英明神武的特侦组长!您嫉恶如仇!您智勇双全!您是光!您是电!您是唯一的神话!您是三千世界的superstar!”
  陆行舟阴森森:“我是你大爷。”
  “大爷您好,大爷我有事禀报。”
  “报。”陆行舟走到办公桌前坐下,拿出一串烤面筋,开吃。
  颜如玉飞快地倒好茶水,然后从文件夹里拿出一叠纸:“这是总局工会刚刚下发的关于组织第三十届“七夕·铁血柔情”征文?#21917;?#27963;动的通知,要求每个部门至少上报五篇。”
  陆行舟皱眉:“工会那几个老菜帮子又添什么乱?”
  “几位老领导……老菜帮子的意思是,大家平时斩妖除魔都挺忙的,一个个有血性没人性,借七夕佳节会来放松一下,以小视角抒发大情怀,顺便感怀社会发展,治愈心灵创伤。”
  “放他娘的屁,不如给?#20540;?#20204;放几天假。”
  “有奖励的。”
  “什?#21767;?#21169;?又是?#37233;?#21355;生纸?”陆行舟嗤道,“你去告诉工会那几个老菜帮子,再发卫生纸我们特侦组就不参加了。”
  颜如玉抱着文件夹,眼观?#28508;?#35266;心,瓮声?#25512;?#22320;说:“这话我说过了,老领导……老菜帮子说,卫生纸比较适合组长您,单身,费纸。”
  “特侦组不参加了!!!”
  “文件里还说,不积极参加的部门会被扣除本年度绩效工资……”
  “早他妈扣没了!”
  “这话我也说过了,老领……老菜帮子说,知道组长您视钱财如?#21988;粒?#25152;以让我转告您一句——不参加征文?#28909;?#23601;去参加相亲大会。”
  “?#38738;輳?rdquo;陆行舟咬断了烤面筋的竹签。
  颜如玉立刻大声道:“强烈谴责老菜帮子这种专戳别人脊梁骨的恶?#26377;?#20026;!”
  陆行舟面无表情:“征文?#28909;?#26159;吧,至少五篇是吧,去,发通知让组里每个人搞一百篇。”
  “啊?”
  “评奖累死他们!”
  “……”颜如玉汇报完工作,抱着文件?#22411;?#22806;走去,一手推开玻璃门,突?#25442;?#36807;头来:“组长。”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25913;扛?#26032;
栏目热门
重庆时时彩定位胆稳赚触屏软件
<thead id="nj3hb"><del id="nj3hb"></del></thead><cite id="nj3hb"><video id="nj3hb"></video></cite>
<del id="nj3hb"><span id="nj3hb"></span></del>
<ins id="nj3hb"><span id="nj3hb"></span></ins>
<var id="nj3hb"></var>
<cite id="nj3hb"></cite>
<var id="nj3hb"><strike id="nj3hb"></strike></var><var id="nj3hb"></var>
<cite id="nj3hb"></cite>
<var id="nj3hb"></var>
<cite id="nj3hb"><span id="nj3hb"></span></cite>
<span id="nj3hb"><th id="nj3hb"><del id="nj3hb"></del></th></span><var id="nj3hb"><video id="nj3hb"><menuitem id="nj3hb"></menuitem></video></var>
<var id="nj3hb"><span id="nj3hb"><menuitem id="nj3hb"></menuitem></span></var><ins id="nj3hb"><span id="nj3hb"></span></ins>
<var id="nj3hb"></var>
<thead id="nj3hb"><del id="nj3hb"></del></thead><cite id="nj3hb"><video id="nj3hb"></video></cite>
<del id="nj3hb"><span id="nj3hb"></span></del>
<ins id="nj3hb"><span id="nj3hb"></span></ins>
<var id="nj3hb"></var>
<cite id="nj3hb"></cite>
<var id="nj3hb"><strike id="nj3hb"></strike></var><var id="nj3hb"></var>
<cite id="nj3hb"></cite>
<var id="nj3hb"></var>
<cite id="nj3hb"><span id="nj3hb"></span></cite>
<span id="nj3hb"><th id="nj3hb"><del id="nj3hb"></del></th></span><var id="nj3hb"><video id="nj3hb"><menuitem id="nj3hb"></menuitem></video></var>
<var id="nj3hb"><span id="nj3hb"><menuitem id="nj3hb"></menuitem></span></var><ins id="nj3hb"><span id="nj3hb"></span></ins>
<var id="nj3hb"></v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