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ad id="nj3hb"><del id="nj3hb"></del></thead><cite id="nj3hb"><video id="nj3hb"></video></cite>
<del id="nj3hb"><span id="nj3hb"></span></del>
<ins id="nj3hb"><span id="nj3hb"></span></ins>
<var id="nj3hb"></var>
<cite id="nj3hb"></cite>
<var id="nj3hb"><strike id="nj3hb"></strike></var><var id="nj3hb"></var>
<cite id="nj3hb"></cite>
<var id="nj3hb"></var>
<cite id="nj3hb"><span id="nj3hb"></span></cite>
<span id="nj3hb"><th id="nj3hb"><del id="nj3hb"></del></th></span><var id="nj3hb"><video id="nj3hb"><menuitem id="nj3hb"></menuitem></video></var>
<var id="nj3hb"><span id="nj3hb"><menuitem id="nj3hb"></menuitem></span></var><ins id="nj3hb"><span id="nj3hb"></span></ins>
<var id="nj3hb"></var>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宠夫成瘾(近代现代)——梦呓长歌

时间:2019-03-14 10:41:03  作者:梦呓长歌

 《宠夫成瘾》作者:梦呓长歌

文?#31119;?/div>
顾影第一次见到宗贤的时候,总觉得他不是什么好人。
西红柿拌白磷?□□瘦肉粥?石?#39029;?#40481;蛋?还想用地雷自灭祖坟?
见到这样的奇葩,自然应该有多远躲多远。
然,有些人注定是躲不掉的。
被缠上了,被坑掉了,被结婚了……
完了,顾影发现自己竟对这朵奇葩动心了!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顾影,宗贤 ┃ 配角:宗俭,?#25628;?#33831;阡 ┃ 其它:治愈,医生
 
  第一章、山林中的年轻人
 
  大学毕业的时候,正是我的厄运开始的时候。与她的分手,与他的绝交,?#26790;?#25104;了一具没有心的空壳,飘荡在生活的海洋里,变成一艘搁浅的船。
  在学校年年拿奖学金的我,出了校门,才发现自己的懦弱和无能。我四处碰壁,对一切都失去了兴趣和信心,勉?#31354;?#20102;一份外贸工作,拿着微薄的薪水,庸庸碌碌地过一天算一天。
  这样不到一个月,我们家就搬到了南阳,在父母强烈的要求下,我辞掉工作,到当地一所私立高中教书。
  我是家里最受宠爱的孩子,上面有一个大我两岁的哥哥,全家人把所有的爱心都倾注在我身上,我却感受不到一丝幸福。
  我无力回报他们的付出,他们的关怀成了我一辈子都无法还清的沉重债务,为了最大限度地减少这种负罪?#26657;?#25105;不得不事事言听计从。
  父母?#26790;?#21435;教书,我其实很不情愿的,教书需要爱心,我早已没有了心.
  但?#19968;?#26159;去了。
  我别无选择。
  在私立高中教书很累,每次?#20013;?#22238;家我都要睡一天一夜,每次家人也都想对待公主一样,为我做这做那。
  我心里很清楚,我不配享有这样的待遇。
  于是,?#20013;?#30340;时候,我就不再回家。
  后来,不知道是水土不服还是什么原因,本来身体素质就不好的我开始不?#31995;?#29983;病,父亲一再放下自己的工作,陪我去看病。看着他鬓角的白发,我越发感觉到自己成了他们的累?#31119;?#24178;脆就不去看了,我觉得或许就这样死去也是一种不错的选择,可是天不遂人?#31119;?#25105;的病竟然就轻了。
  在学校又呆了一个多月以后,我发现学校西边的山上景色不错,心情不好的时候,就到半山腰的树林中转一转,树林中有一条弯弯曲曲的小路,通向哪里,我不知道,我只知道,离小路不远处的林间草地上,有一块光滑的石头,正好可以当做石凳。
  我经常一来这里就直奔这块石头,然后茫然地坐着,什么也不想,什么也不干,一坐就是一个下午,直到?#37038;?#21494;的缝隙里看到太阳西坠,我才背负着更加沉重的心情回到现实中去。
  来的次数多了,我才发现,虽然这里距离城市不远,风景也不错,可是很少有?#35828;?#36825;边来,于是,这片树林就成了我一个人的乐园,我唯一的容身之处。
  一天下午,我的病情又恶化了,我不想回家,也不想去看病,我只身来到这片小树林里,躺在石头?#21592;?#30340;草地上,不一会儿就睡着了。
  我多想这样一觉睡去,再也不要醒来。
  当我再次睁开眼的时候,太阳正在下沉,红色的光线穿过树叶照射下来,投下一片片不规则的光斑。
  是该回去的时候了.
  我感到头疼得更厉害了,叹了口气,挣扎着坐起来。
  这时,一件黑色的东西从我身上滑落下来,我定睛一看,是件褂子。?#39029;?#20102;一惊,环顾四周,发现离我不远的石头上坐着个穿白衣的男子,他正出神地向我这边看着,微红的光线投在他身上,?#36335;痃午?#30340;存在。
  看见我坐起身,他好像从梦中惊醒一样,立刻站了起来。我也忍着头疼站起来,把褂子还给他,道了声谢。
  他?#24248;?#21435;,对我冷冷地说:“以后再也不要到这里来了。”
  我心一沉,?#36335;?#34987;绝望扼住?#25628;?#21897;,我什么也没有说,只是点?#35828;?#22836;,转身开始下山。不知怎的,我觉得这天傍晚虫子叫得特别起劲,我头疼欲裂,满耳都是虫鸣的声音,走着走着,就什么也不记得了。
 
  第二章 又是那句话
 
  中午没有吃饭,我是被饿醒的。
  当我醒来的时候,我正躺在一张挂着褐红色帷子的床上,帷子是拉开的,能看到屋里的景象。屋子由于红木的家具与装饰,呈现出一种黑红色,让人很容易联想到血,可这屋里并没有血腥味,而是弥漫着一种淡淡的花香,透过明净的玻璃窗,我看到外面是一大片树林。
  我不知?#38647;?#24049;现在是在哪里,也不想去想这是哪里,如果真遇到什么坏人的话,我倒可以名正?#36816;?#22320;死去,然后一了百了,不必再忍受良心的折磨,于是,我又闭上眼睛,准备听天由命。
  不?#33579;?#25105;听到门开了,有人?#37027;?#22320;走了过来,有什么东西慢慢地放在了我?#21592;?#30340;床头柜上,接着是小心地搬弄?#39318;?#30340;声音,然后就一切都安静了。
  ——当然,除了我肚子里微弱的肠鸣。
  我想看看究竟怎么回事,睁开眼,吓了一跳。
  那个林中的白衣男子就坐在床边,屋里黑红的色调映衬得他?#25104;?#26356;加苍白。
  “饿了?”
  他端起床头柜上的碗,似乎是在对我说话,又似乎是在自言自语。
  我把头扭到一边,闭上眼,心想,饿死也许是一种不错的解?#36873;?/div>
  泪水不由得流下来,我不能再?#32321;?#20154;人情了,?#19968;?#19981;起。
  好?#33579;?#25105;听不到一点声音,我扭过头去,看到他还在端着碗,?#36335;?#38519;入了?#20102;跡成?#27809;有一丝表情。
  忽然,我脑海里莫名闪过一个疯狂的想法,我立刻挣扎着坐起来,抢过他手里的碗,大口大口地吃起来,吃完后,我把碗塞到无限惊愕的他的手中,蒙上头就要呼呼大睡。
  如果饭里有毒的话,那我岂不是会解脱得更快?
  可是我却睡不着,我?#20154;緣美?#23475;。
  我正?#20154;?#24471;喘不上气,听他说道:“喝点药吧,你病得很重。”
  他端来一大碗草药递到我面前,我坐起身,毫不犹豫地喝了一口,那股药味儿差点没?#26790;?#21520;了,但我坚持着把药喝完,而且一滴不剩。
  我坚信,自己立刻就会解脱了,于是我就什么都不再想,什么都不记得了。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我才?#20013;?#20102;过来,全身轻松了许多,头也不疼了。
  解脱了吗?
  我望望四周,失望地发现依然是那间房子,我深深地叹了口气,知道我不得不再次面对残酷的现实。
  灿烂的阳光从窗子照进来,这黑红的屋子看起来雅致了不少,我伸手去摸口袋里的手机,却没有找到。
  “难道是忘带了吗?”我一边想一边又去摸其他的口袋。
  “他今天下午就能回去了,那好,挂了。”
  这时门开了,他匆匆地?#21587;?#26469;,把手机递给我,“你可以走了。”
  我莫名其妙地?#24248;?#25163;机,机械地从床上下来,跟着他下了山。
  刚走到半山腰上的小树林,他就回过头,冷冷地对我说:“下面的路,你应该知道,不过,以后再不要来这里了。”
  又是这句话。
  我望了他一眼,点?#35828;?#22836;,失魂落魄地往回走。我感觉自?#21512;?#26159;被猎人追?#26790;?#22788;可逃的兔子,这世上已没有了我的容身之处。
  我在回学校的路上,猛然想起那句话,赶紧掏出手机,看了看通话记录,原来是教导处主任打来的。
 
  第三章、重入禁区
 
  在学校呆了三个多月之后,又累又病的我终于再也支撑不住,万念俱灰之下,第一次不顾父母的反对辞了职,一心只想躲在自己的世界里,不再与任何人有任何瓜葛。
  父母整天唉声叹气,想方设法到处托人帮我找工作,而我,越加感觉到自己的懦弱与无能,只想把自己关在自己那间阴暗的小屋里,消沉下去。
  但父母的每次叹息,每个眼神,都像一把把利剑,一次又一次刺穿我的心。
  没想到自己这么大了,依然像个孩子,总是在给别人添麻烦。
  两个月后,我终于又踏出了家门,并不是我摆脱了心里的阴影,而是我再也不能面对自己一手铸成的大错。
  父母到处找人托关系,想?#26790;医?#19968;个更好点的学校。
  我向来是不?#19981;?#27714;人的,更不用说是乞求,而且乞求的还是我的父母。
  我感到难堪极了,居然我一个优秀大学毕业生,沦落到这?#25945;?#22320;。
  我?#24187;?#30333;,面对这样的我,父母为什么不放弃希望,而是一次又一次地努力。
  我已经不?#21024;?#33647;了,难道他们没有意识到吗?
  这样下去,只能让他们更失望罢了。
  我决定出去走走,只为逃出自己的?#34924;鍘?/div>
  我漫无目的地走着,不知不觉又走到了那片树林。
  “以后再也不要来这里了。”
  我立刻想起这句话。
  几个月不来,这片茂密的树林已淡退了浓妆艳抹,只剩下光?#21644;?#30340;树枝。?#22836;?#30340;色?#21097;?#20063;已变成了灰白的世界。然而这天阳光格外好,晒到皮肤上依然有种热辣辣的感觉,竟完全不像深秋的景象。
  我找到?#24378;?#30707;头,几个月不见,它依旧光滑如初,就像我第一次来到这里时那样,连个青苔都没有长。我坐在石头上,望着这深秋的树林,平生第一次不去在意别人的想法踏进了禁区,又好像我偏偏就要这样做。
  这样坐着,坐了一上午。
  快到中午的时候,却毫无预兆地下起雨来。我没有离开,要?#22836;?#33258;己似的,任凭风吹雨打。
  眼前的一切都被雨水笼罩了,雨点很快打湿了我的头发、衣服和鞋子,雨水打在?#25104;希?#29983;疼生疼的,被人用鞭子狠命抽打一般,我冷得发抖,然而我心里却稍稍轻松了些。
  是的,我本该早些遭受一些磨难,却一直被保护在温室里,如今我已失去了生命的毅力,这些遭遇是我应该的。
  我望着远处迷蒙的枝干和那满地的荒草,却突然感觉不到雨滴打落下来的疼痛,只听得头顶上隆隆作响。
  我抬起头,看见一把黑色的伞。
  呵,最终还是摆脱不?#25628;健?/div>
  我一边嘲笑着自己,一边扭过头。
  我以为是我的父母来了,却看到一个一身黑衣的男子立在我?#21592;擼?#19968;脸茫然地望着我刚才在望的地方,他右手撑着伞,左臂已经被雨淋湿了,雨水顺着他修长的手指一滴一滴流下来,而他却浑然不觉。
  又是他!
  我赶紧站起来,转身就要走。
  “这种天气最好别下山。”
  我扭过头看看他,而他却依旧望着远方。
  “先上山吧,等雨停了再回去。因为,”他看了我一眼,“下山的路已经没有了。”
 
  第四章、山上无信号
 
  我心里咯噔一下,开始?#27809;?#33258;己的冒失,反对无效,最后只好点头同意。
  我?#24248;?#20254;,紧跟在他后面,心里却隐隐有些奇怪。
  我并不认识他,他也不可能认识我,为什么这个如此高冷的人总给我一种对我很了解的错觉?
  理不出头绪,也不好开口去?#21097;?#24102;着这丝疑惑,我随他沿着崎岖的山路,穿过一片荆棘,又穿过一片树林,来到一个长满了金银花的铁栅栏前。他打开栅?#31119;?#25105;们走了进去,又穿过一扇古式的木门后,我们便来到了一个比较宽阔的庭院。
  扑面而来的是一股呛人的烟味。
  “哼,真及时。”他冷笑一声,不顾还在下着的雨,快步走上屋前的台?#20303;?/div>
  “什么?”我停下脚,顺着烟雾望去,看见庭院里一片焦土,周围的金银花丛也在?#30333;?#28895;。
  “进?#31383;伞?rdquo;他半敞着门,声音虽然低沉,却并不沉闷。
  我上了台阶,合上伞,走了进去。
  这明显是个会客厅,客厅东西两侧各有一扇精雕细刻的白色木门,大概是卧室。
  与我上次呆的房间不同,这个房间主体颜色是金黄色的,纯欧式的建筑装饰风格,而且,正对门的?#22870;?#19978;居?#25442;?#26377;一个壁炉,壁炉里的火经过主人的照?#24076;丝?#27491;烧得旺旺的。
  我站在原地,身上的水在地毯上湿了一大片,我看到自?#33322;?#19979;的水时,下意识地就想出去。
  “先换上这个,到那边。”他递给我几件衣服,指了指西边的门,我?#35835;?#19968;下,推门走了进去。
  这是间装饰豪华的卧室,洁白的?#22870;?#19978;挂着几幅颜色淡雅的?#31361;?#31383;棂和门楣雕刻着金光灿灿的花纹,宽大的床上围着雪白的真丝帷幔,天花板上是一盏璀璨夺目的水晶花灯。
  我在自己的外套上擦了擦手,小心地关上门,匆?#19968;?#19978;白色的宽大睡袍,拿起自己的衣服走了出去。
  他正坐在靠近壁炉的白色沙发上,端着茶杯,对着火焰发呆。
  听见我进来,他看了我一眼,?#31181;?#20102;指墙西面的一扇小门,示意我把衣服晾到里面。
  我?#21587;?#21435;,原来是个卫生间。
  把衣服晾好,我走出来站到他?#21592;擼?#31561;候他的质?#21097;?#28982;而过了好久他却什么都没说,只是望着那炉火出神,好像在认真地思考什?#27425;?#39064;。
  我看看表,快七点了,外面的雨声依然很大,而他依然什么都不说。
  “对不起,”我终于忍不住了,“我不?#32654;?#36825;,我马上就走!”
  他转过?#24120;?#33707;名其妙地望着我,过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你确实不应?#32654;?#36825;,但现在雨还在下,下山就等于自寻死路。”
  我看了看外面漆黑的夜色,只好决定留下来,因为就算不下雨,晚上在树林中行走,也很有可能?#26376;貳?/div>
  我掏出手机,想给家里打个电话,让他们不要挂念,可是打开手机,我却发现手机没信号了。
  难道是因为离城太远吗?
  但是我上次明明听到他接电话了。
  我又看了看手机,确?#24471;?#20449;号。
  “有……电话吗?”我犹犹豫豫地问。
  他拨了拨火,一手拿着拨火棍,一手指了指墙角的小桌,小桌上有部电话。
  我赶紧走过去抓起话?#29627;?#21364;发现电?#26696;?#26412;就没?#22411;?#30528;。我把电话重重地扣下,心中不由得有些恼火。
  这人是不是在耍我?
  然而他并没有幸灾?#21482;觶?#21453;而?#25104;?#36234;来越凝重,终于,他站了起来,走向我,看了看电话,拉了拉电话线,竟然把电话线从墙里拽了出来——电话线已被人切断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21683;让?/strong>
重庆时时彩定位胆稳赚触屏软件
<thead id="nj3hb"><del id="nj3hb"></del></thead><cite id="nj3hb"><video id="nj3hb"></video></cite>
<del id="nj3hb"><span id="nj3hb"></span></del>
<ins id="nj3hb"><span id="nj3hb"></span></ins>
<var id="nj3hb"></var>
<cite id="nj3hb"></cite>
<var id="nj3hb"><strike id="nj3hb"></strike></var><var id="nj3hb"></var>
<cite id="nj3hb"></cite>
<var id="nj3hb"></var>
<cite id="nj3hb"><span id="nj3hb"></span></cite>
<span id="nj3hb"><th id="nj3hb"><del id="nj3hb"></del></th></span><var id="nj3hb"><video id="nj3hb"><menuitem id="nj3hb"></menuitem></video></var>
<var id="nj3hb"><span id="nj3hb"><menuitem id="nj3hb"></menuitem></span></var><ins id="nj3hb"><span id="nj3hb"></span></ins>
<var id="nj3hb"></var>
<thead id="nj3hb"><del id="nj3hb"></del></thead><cite id="nj3hb"><video id="nj3hb"></video></cite>
<del id="nj3hb"><span id="nj3hb"></span></del>
<ins id="nj3hb"><span id="nj3hb"></span></ins>
<var id="nj3hb"></var>
<cite id="nj3hb"></cite>
<var id="nj3hb"><strike id="nj3hb"></strike></var><var id="nj3hb"></var>
<cite id="nj3hb"></cite>
<var id="nj3hb"></var>
<cite id="nj3hb"><span id="nj3hb"></span></cite>
<span id="nj3hb"><th id="nj3hb"><del id="nj3hb"></del></th></span><var id="nj3hb"><video id="nj3hb"><menuitem id="nj3hb"></menuitem></video></var>
<var id="nj3hb"><span id="nj3hb"><menuitem id="nj3hb"></menuitem></span></var><ins id="nj3hb"><span id="nj3hb"></span></ins>
<var id="nj3hb"></v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