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ad id="nj3hb"><del id="nj3hb"></del></thead><cite id="nj3hb"><video id="nj3hb"></video></cite>
<del id="nj3hb"><span id="nj3hb"></span></del>
<ins id="nj3hb"><span id="nj3hb"></span></ins>
<var id="nj3hb"></var>
<cite id="nj3hb"></cite>
<var id="nj3hb"><strike id="nj3hb"></strike></var><var id="nj3hb"></var>
<cite id="nj3hb"></cite>
<var id="nj3hb"></var>
<cite id="nj3hb"><span id="nj3hb"></span></cite>
<span id="nj3hb"><th id="nj3hb"><del id="nj3hb"></del></th></span><var id="nj3hb"><video id="nj3hb"><menuitem id="nj3hb"></menuitem></video></var>
<var id="nj3hb"><span id="nj3hb"><menuitem id="nj3hb"></menuitem></span></var><ins id="nj3hb"><span id="nj3hb"></span></ins>
<var id="nj3hb"></var>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狐言祸水(玄幻灵异)——未必满座

时间:2019-03-16 16:12:59  作者:未必满座

 =================

《狐言祸水》作者:未必满座
 
文?#31119;?/div>
    仙侠修真界人妖爱情故事part1.
世家掌门攻×九尾狐仙受
HE& 插叙结构& 含糖量高&主受&1V1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天作之合 仙侠修真 复仇虐渣 
 
搜索关键字:主角:苏卿尧(攻),陆离(受) ┃ 配角:好多好多 ┃ 其它:九尾狐,狐仙,陆离,苏卿尧
 
==================
 
  ☆、归来
 
  陆离手持着一柄白伞,走在一条熟悉又陌生的街道上。
  说熟悉,是因为八年前,他在这条街?#20384;?#26469;回回走了不知多少遍。
  ?#30340;?#29983;,是因为过了整整八年,他才再次踏上了这条街。
  这是锦城最中心的主干道——长街,平日里锦城最热闹的地方,然而现在,宽敞的街道上却几乎空无一人。
  要让平时最热闹的地方变得如此萧条,其实非常简单,只要别的地方有一件更热闹的事情就行了。
  陆离缓缓挪着步子,走到了苏府门口,心情十分复杂。
  .
  ——这件热闹的事情,就是苏府掌门的大婚。
  张灯结彩的苏府已经吹吹打打的热闹了一整天。
  暮色渐渐地爬?#20384;矗?#25165;终于到了一对儿新人拜天地的时辰。
  今日是苏府掌门苏卿尧与飞花堂堂主灵隐仙尊的二弟子素尘姑娘的婚礼。
  苏家是锦城最大的玄门世家,而修真界又?#36234;?#22478;为最?#29616;?#22320;,锦城也素有玄门?#21024;?#30340;美称。
  因此,特意前来锦城道贺的玄门不计其数,来宾们结结实实的把苏府给围了个水泄不通,整个锦城在今夜几近万人空巷。
  虽然此时已经是傍晚,但苏府?#20185;?#19979;下依旧让无数红烛照的灯火通明犹如?#23383;紜?/div>
  到处都燃着的大红蜡烛的火光也让深秋的几分寒意悄悄地躲起了身,此时的苏府竟还有些温暖。
  灵隐仙尊手持着一精致的白玉雕花酒樽,在正厅内笑吟吟地迎着一众掌门的道贺,众宾客饮酒谈笑,一?#19978;?#27668;洋洋。
  苏家这位掌门年纪轻轻,经历却非常坎坷。
  苏卿尧的母亲姜瑶曾是锦城一个大户人家的小姐,因幼时被一相师看出有修习仙法的天分,父母便着意让其接触关于修真的书籍。
  姜瑶对?#35828;?#26524;然?#27597;行?#36259;,因此十二岁那年,就?#29616;?#28789;山拜入师门飞花堂,与今时的飞花堂堂主灵隐仙尊乃是师姐弟。
  姜瑶后在苏府与飞花堂的清谈会上对时任苏氏掌门人的苏沈然一见倾心,出师下山后,两人便喜结连理,曾一度传为玄门佳话。
  苏沈然一早为儿子定下了名字——卿尧,即是倾慕姜瑶之意。
  ?#19978;?#22909;景不长,大婚一年多后,姜瑶在生?#37038;?#38590;产,孩子刚?#31456;?#22320;,姜瑶就撒手人寰了。
  苏沈然伤心欲绝,二十多年都不曾再娶,独自操持起整个苏氏的基业,并抚养苏卿尧长大。
  六年前,苏沈然?#27493;?#28176;的身体每况愈下,最终病入膏肓药石无医,也离开了人世。
  因此,苏卿尧年纪轻轻便接掌了苏府,做了掌门。
  这一对儿新人已入了洞房,宾客们的喧嚣却还未消散,觥筹交错间,大家都很开心地谈天说地。
  一位膀大腰圆的掌门端起酒碗就喝下去一半,重重地搁下酒碗道:“哎,我说,这苏掌门和素尘姑娘还真是一对儿天造地设的好姻缘啊,苏家是现在最大的仙门世家,素尘姑娘又是飞花堂堂主灵隐仙尊的弟子,他们俩也真真是一对门当户对天造地设的好姻缘啊!”
  ?#21592;?#19968;个清瘦的手持折扇的掌门幽幽地道:“门当户对是好,?#19978;?#37027;苏掌门却是个瞎子,倒是挺遗憾,美中不足咯。”
  ?#21069;?#22823;腰圆像是苏氏的忠实追随者,听罢这话十分不开心地拍桌道:“老子看你才是瞎子!看不到现在都快冬天了?一天天的摇着你那个破扇子,呸,寒酸东西!”
  此时还有一个小眼睛高颧骨的管不住嘴,一点儿看不出事儿来的问道:“那苏掌门是怎么瞎的眼啊?”
  更看不出来事儿的一个还真凑过去给他解释,一脸天桥底下说书的样子道:“嗨,说法挺多的,有的说是几年前在莲花亭喝醉了酒,跌落摔伤,有的说是夜晚下山?#30340;В?#36935;上了什么?#20843;睿?#36180;上了一双眼。”
  最后还是一个细白面皮的和事佬实在是看不下去了,笑盈盈的和着稀泥道:“苏掌门虽然瞎?#25628;郟?#20294;那一身极高的修为还是在的嘛……对了,大家别说这些有的没的了,来来来喝酒?#22278;耍?#21704;哈哈……”
  ……
  洞房花烛夜,人说一生中最是?#30331;?#37329;的良时,可即使穿着一袭火红色的喜服,年轻的?#21024;?#33080;上也未见半分喜色。
  又因一条白绫遮着双眼,脸上更添了几分冷清。
  苏卿尧坐在寝殿里的一?#25386;?#26700;旁,始终沉默着不说一句话,也静静的没有任何动作。
  素尘端坐在床边,她轻扣在膝盖上的手指已经开始微微有些蜷曲,轻轻地捏住了自己的衣裙。
  ?#20999;?#32418;色的八角绫罗盖头下,也不知道是怎样的一副神情。
  良久,她还是先开口打破了婚房里的沉默:“卿尧,我知道,咱们成亲都是我师父的意思,你若是不?#19981;叮?#33258;然不必勉强的……”
  却是话音未落,就听到外面突然传来一阵抽刀拔剑的打?#39134;?hellip;…
  苏卿尧下意?#35835;?#21051;握紧了玄冥剑,冲了出去,却不忘交待素尘,“你待在这里,不要动。”
  素尘哪里还坐的住,旋即扯下了盖头,抱起了她的琵琶随苏卿尧出了门。
  苏府已陷入了一片混乱,足有数百只妖朝苏府杀了进来,门生与家丁们都?#32622;?#33050;?#19968;?#24908;张张的应付着它们。
  向上一看,半空中有一身?#34384;?#34915;的?#21024;?#33150;云而立,以灵力撑着一柄白色的巨伞,罩住了整个苏府。
  “不好,这是谪仙伞!”一个眼尖的门生辨认出来,失声惊叫起来。
  传说谪仙伞是上古神器,为九尾狐族所?#23567;?/div>
  此伞大小可变,不用时可以收到衣袖里,可一旦放出,就能变大到十分夸张的尺寸,只要持伞者用灵力支撑住它,它就可以一直压制住对方的灵力,神仙到了这伞下也犹如被贬谪,故名谪仙伞。
  因此谪仙伞一出,即是胜负已定。
  哪怕以少战多,亦能将对方打的节节败退。
  众人愣在原地,定睛看着那巨大的谪仙伞罩在上空,索性也都放弃了同这些妖抵抗,都收起了法器,而?#20999;?#22934;也都停了下来。
  陆离往下瞥了一眼,冷哼了一声。
  他十分优雅地甩了甩飘飘白袖,缓缓落在地上,轻轻地摇了摇九条雪白的尾巴。
  放眼张望了一下到处贴着大红色“囍”字,张灯结彩的苏府,陆离的眸子里霎?#26412;投?#19978;了三尺的寒冰。
  他微微攥紧?#25628;?#38388;悬着的?#20405;?#30333;玉.?#22823;錚?#25163;背上不由得悄悄地爆起了几条青筋。
  陆离丢出一声邪魅的冷笑,不紧不慢地道:“看来,你们今天,倒是蛮热闹的嘛。”
  而对面的苏卿尧听到来人的声音,差点儿一个激灵没有站稳,但他还是强?#32610;?#23450;,没有做任何表现,只是那紧紧攥着玄冥的手掌心渗出了许多汗珠来。
  而陆离见到一身喜服持剑从正殿里走出的苏卿尧时,本就极其难看的脸色更是又结了一层冰霜,微微锁了锁眉头。
  所幸大家都?#20004;?#22312;见到了传说中的狐仙的震惊之中,没什么人注意到他这细微的神色变化。
  他看到,苏卿尧以白绫遮着双眼,仿佛是瞎?#25628;?#30555;,感到很是诧异。
  其实要说起来,陆离和今天的新郎官苏卿尧,是一对儿老相识。
  说的更精确一些,不光相识,还相爱。
  而他们的故事,还得从八年前说起。
 
  ☆、初遇
 
  ——八年前。  
  八年前,陆离只有十四岁,还是只刚刚有些懂事儿的小狐狸。
  九尾狐族中有一不成文的规定——族中的孩子们都要在十四岁的时候独自离开家乡青丘去人世历练几年。
  因此,陆离也应了姑姑陆湘的嘱咐,陆离独自离开了姑姑带他生活了十四年的大泽山,入人世历练去了。
  陆离下了山,就驾起了一朵小云朝南飞去。
  过了好一会儿,他瞧见地上有一座很不错的小城,心道:姑姑让我入世去历练,想必就是让我去体会一番人间生活的吧,那我就在这地方落?#34384;伞?/div>
  落到了那座小城后,陆离方才发现这座城一点也不小,只见那城门上赫然写着“锦城”两个大字。
  但此处尚在城边,因此人烟比较稀少,陆离整了整衣装,朝城里走去。
  虽尚在城郊,人世的许多东西就已经让陆离?#27597;?#26032;奇了,却不曾意识到此时步步?#24179;?#30340;危险。
  他缓缓地走在一条小土路上,嗅着?#32321;?#21018;?#29031;?#36807;雨水的野花野草,草木的芳香里还夹带有一场小雨后泥土的清新气息,格外怡人。
  突然,他感到背后有一股?#25442;?#22909;意的强劲灵力朝他劈来。
  陆离本能的闪避开后,扭头看到是一个手执长剑身着玄色长袍的中年人,那人毫不?#25512;?#30340;朝陆离刺来一剑又一剑,陆离一一避开。
  开始尚且应付的过来,可如此几个回合后,陆离渐渐落了下风,一个猝不及防被对方一掌拍晕了过去。
  失去意识的前一瞬,他似乎瞥见一个身着?#22478;?#33394;长袍的少年朝这边奔来,还未仔细看便眼前一黑了。
  而这个身着?#22478;?#33394;衣袍的少年,就是苏卿尧。
  苏卿尧见到他们这一幕,疑惑道:“灵隐仙尊,这是?”
  灵隐仙尊支支吾吾地道:“哦……没什么……我方才从云?#20999;?#25484;门那里办事回来,路过?#35828;?#35265;一小狐妖晕倒在?#32321;擼?#24819;?#34384;?#20182;带回钟灵山?#34903;文?hellip;…”
  苏卿尧笑道:“原来如此,?#37327;?#20185;尊了。”
  陆离记得,下山前姑姑曾经再三叮嘱他道:“你?#20146;?#20102;,我们九尾狐是万万不可在人世暴露自己的身份的。因此你在外一定不可以露出自己的九条尾?#20572;?#33258;己用法力控制好它们,幻化为一尾,装作寻常小狐妖的样子。”
  语罢,陆离收起了毛茸茸的九条尾?#20572;?#21270;成了一条。
  陆湘又郑重其事的说道:“虽然?#30340;?#29238;亲当年便是在人世游历的时候遇上你母亲的,但是你还是要小心,不可轻信任何人,任何妖,哪怕你也遇到了自己的心上人,也不可?#21592;?#38706;身份。知道了吗?”
  “好,姑姑,我?#20146;?#20102;。”陆离乖乖地点?#35828;?#22836;。
  因此,方才灵隐仙尊与苏卿尧才都未能识出他的真身,皆以为他只是只寻常的小狐妖。
  苏卿尧蹲下身去细细地端详着陆离,是一十三四岁的少年模样。
  他的脸?#21543;?#26377;几分未消退的婴儿肥,显得微微有些圆润,皮肤白皙光滑,睫毛漆黑纤长,虽然他闭着眼睛,但苏卿尧大抵也猜得出这一定是双漂亮的?#19968;?#30524;。
  苏卿尧不由得看的有些呆住了,过了半?#21361;?#20182;抬头道:“灵隐仙尊今日去云?#21069;?#20107;想必也累了,这里离苏府更近些,不如就把这小狐妖交给我带回苏府吧,我定当好好?#34903;危?#28789;隐仙尊大可放心。”
  灵隐仙尊眉头一皱,心道:这狐妖虽还是个小毛孩子,但他方才接那几招时反应灵敏,身手不凡,万一眼下突然醒过来指证自己对他出手那还是相当麻烦的,不如索性就交给这小子,自?#21512;?#36530;开这麻烦也好。
  于是灵隐仙尊顿了顿道:“也好,?#28909;?#22914;此,就麻烦你了。”
  苏卿尧拱了拱手朝灵隐仙尊道:“并不麻?#24120;?#20185;尊?#25512;?#20102;。”
  客套了几句之后,灵隐仙尊便御剑飞回了钟灵山。
  苏卿尧看着昏睡在地上的陆离,也想御剑快些带他回苏府,但他目前昏睡着,还不知道是出了什么事情,怕他受不了御剑时的气流。
  再想想其实这里离苏府也不算太?#21486;?#20110;是干脆就抱起了那小狐妖走回了家。
  刚刚进了家门,就见父亲已经站在正殿前等着他了。
  苏佩见到他手里抱着一只小狐妖,有些惊讶,但还是走上前去笑吟吟地道:“少爷可算回来了,方才老爷还担心你出了什么事儿呢。”
  苏佩是苏家的家?#20572;?#19982;苏卿尧一同长大,两人虽为主仆却情同手足,平日里总是形影不离。
  其实苏佩是苏沈然十多年前一次外出时在山里捡到的一个孤儿。
  苏佩刚刚被苏沈然带回苏家时还不足周岁,如今也已经有十五六岁了。
  苏沈然见儿子抱了只小狐妖回来,也问了缘故。
  苏卿尧道:“父亲,儿子今日受父亲所托去城郊办事,瞧见这只小狐妖昏倒在?#32321;擼?#30475;他年纪尚轻,怕他独自在外会遇到什?#27425;?#38505;,就把他带回来了。”
  苏沈然微微笑道:“你做的很好,如此便为他?#26696;?#25151;间,请位医师来替他好好诊治一下?#20254;5人?#37266;了再问问他家在?#26410;Γ?#22909;送他回去。”
  苏卿尧道:“是,父亲。”
  医师诊了陆离的脉,道:“这小狐妖并无大碍,身上也没有什么伤,就是暂时昏迷而已,大概过两个时辰就会?#36873;?rdquo;
  闻言,苏卿尧才放下心来。
  送走了医师,他便在陆离床边坐下,又一次仔细地端详起陆离来。
  虽为男相,可陆离的皮肤却比女儿?#19968;?#35201;细嫩三分,纤长漆黑的睫毛因为闭着眼睛而显得更加清晰,两片淡粉红色的薄唇闭合着,小巧可爱。
  苏卿尧心道:都说狐妖最能?#28982;?#20154;,现在看来果真是不假,若都生成这幅模样,哪有人能不为所动呢……
  他突然很想伸?#32622;幻?#38470;离白皙温润的脸颊,转念一想又觉得与陆离尚不相识,贸然如此实在不合礼数,又轻轻地放下了悬在陆离面上三寸的手。
  待陆离醒来,已经是黄昏了。
  “我……这是……在哪儿啊?” 陆离微微睁了睁眼,迷迷糊糊道。
  苏佩清了清嗓子道:“这是苏府,你可算是醒了,我们少爷等了你半天呢!”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重庆时时彩定位胆稳赚触屏软件
<thead id="nj3hb"><del id="nj3hb"></del></thead><cite id="nj3hb"><video id="nj3hb"></video></cite>
<del id="nj3hb"><span id="nj3hb"></span></del>
<ins id="nj3hb"><span id="nj3hb"></span></ins>
<var id="nj3hb"></var>
<cite id="nj3hb"></cite>
<var id="nj3hb"><strike id="nj3hb"></strike></var><var id="nj3hb"></var>
<cite id="nj3hb"></cite>
<var id="nj3hb"></var>
<cite id="nj3hb"><span id="nj3hb"></span></cite>
<span id="nj3hb"><th id="nj3hb"><del id="nj3hb"></del></th></span><var id="nj3hb"><video id="nj3hb"><menuitem id="nj3hb"></menuitem></video></var>
<var id="nj3hb"><span id="nj3hb"><menuitem id="nj3hb"></menuitem></span></var><ins id="nj3hb"><span id="nj3hb"></span></ins>
<var id="nj3hb"></var>
<thead id="nj3hb"><del id="nj3hb"></del></thead><cite id="nj3hb"><video id="nj3hb"></video></cite>
<del id="nj3hb"><span id="nj3hb"></span></del>
<ins id="nj3hb"><span id="nj3hb"></span></ins>
<var id="nj3hb"></var>
<cite id="nj3hb"></cite>
<var id="nj3hb"><strike id="nj3hb"></strike></var><var id="nj3hb"></var>
<cite id="nj3hb"></cite>
<var id="nj3hb"></var>
<cite id="nj3hb"><span id="nj3hb"></span></cite>
<span id="nj3hb"><th id="nj3hb"><del id="nj3hb"></del></th></span><var id="nj3hb"><video id="nj3hb"><menuitem id="nj3hb"></menuitem></video></var>
<var id="nj3hb"><span id="nj3hb"><menuitem id="nj3hb"></menuitem></span></var><ins id="nj3hb"><span id="nj3hb"></span></ins>
<var id="nj3hb"></v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