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ad id="nj3hb"><del id="nj3hb"></del></thead><cite id="nj3hb"><video id="nj3hb"></video></cite>
<del id="nj3hb"><span id="nj3hb"></span></del>
<ins id="nj3hb"><span id="nj3hb"></span></ins>
<var id="nj3hb"></var>
<cite id="nj3hb"></cite>
<var id="nj3hb"><strike id="nj3hb"></strike></var><var id="nj3hb"></var>
<cite id="nj3hb"></cite>
<var id="nj3hb"></var>
<cite id="nj3hb"><span id="nj3hb"></span></cite>
<span id="nj3hb"><th id="nj3hb"><del id="nj3hb"></del></th></span><var id="nj3hb"><video id="nj3hb"><menuitem id="nj3hb"></menuitem></video></var>
<var id="nj3hb"><span id="nj3hb"><menuitem id="nj3hb"></menuitem></span></var><ins id="nj3hb"><span id="nj3hb"></span></ins>
<var id="nj3hb"></var>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小说

强制军服——紫绫

时间:2015-06-27 18:53:45  作者:紫绫

=================
书名:强制军服 【完结全本】
作者:紫绫
内容简介:
  “从今天起,我就是你的主人,你的一切都必须听从于我!”
  全联邦最年轻的天才指挥官凌恩,死后重生于敌对势力帝国联盟的军校少年,凌天恩身上。
  除了伪善斯文的兄长,前世一直怀抱占-有之心的镇?弗洛伦斯,还有凌天恩惹来的女王之子兼“主人”
  重生之后的凌恩,?#25351;?#22914;何面对这群一直怀揣觊觎之心的群狼?
==================

楔子?#33322;?#26143;的陨落
  联邦纪年3301年。
  一架从多雷星飞回到联邦首都的军用战舰上,结束考察归来的凌恩,不禁扬起一抹淡淡的笑容。
  这次考察的任务完成得极其成功,不但按照原计划顺利完成了?#21592;?#30086;荒地星球的考察,还意外的发现了一种可供军用的新?#22836;?#23556;性物质。这项意?#29616;?#22806;的收获,让凌恩放松的靠坐在流线型的指挥椅上,全?#24187;?#26377;发现,他此刻美丽夺目的笑容,引得身后的舰队成员们集体失神。
  滴滴滴——
  “咳!”
  来自丰机的呼叫声率先打破了战舰中诡异的沉默,第一个从凌恩的笑容中回过神来,副舰长奎特年轻英俊的脸尴尬的红了红脸,一边指挥着成员们继续工作,一边飞快的摁下接听键。
  “您好,尊敬的镇?弗洛伦斯元帅!”
  前方的主屏幕以0。01秒的速度转化成暗蓝色彩,由无数道激光交织的三维立体图像,便出现在奎特眼前。
  由一身深蓝色的军服勾勒出图像中的男人宛如经由计算机测算的电子模特般修长、高挑的倒三?#20999;?#36523;?#27169;?#26376;光般奢美的白金色长发整齐的散落在胸前,男人宛?#32491;?#38634;样冷艳、华贵的银色双眸微微一?#26657;?#20919;冷看向连大气都不敢喘的奎特。
  【凌呢?#20426;?br />   “禀告元帅,指挥官阁下正在中央控制台!”
  【我要跟凌通话。】
  “是!”
  端正的向镇?弗洛伦斯行了一个军礼,奎特将呼叫转移到指挥台前。
  “镇。”
  锐利的黑眸一点也不惊讶的看向突?#24576;?#29616;在前方屏幕的上司兼挚友,凌恩坐直了身体。
  尽管只有二十九岁,但在战场上屡次精准预测战?#20262;?#21521;的凌恩,是联邦当之无愧的天才指挥官。虽然这次代替镇考察多雷星球是凌恩自己的决定,但?#23548;?#25910;获,却?#23545;?#30340;高出了凌恩本人的预期。
  拿起手中终端机才分析得出的数据,凌恩正想向镇汇报这一次得到的“意外丰收”,战舰的舰身突然发出一阵可怕的抖动。
  轰隆。
  连带的,连同镇的影像也跟着窜出一阵模糊不清的电流。
  兹——
  “怎么回事?”
  ?#26009;?#22768;音,再也顾不上其他的,凌恩迅速打卡?#30452;?#30340;控制器,向操作台边的舰队成员询问道。
  “禀告阁下!我们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只是……突然……啊!”
  轰轰——
  比刚才那?#20301;?#35201;剧烈的抖动,毫无预兆的席卷而来,让回话的女性成员根本站立不稳的,“咚”一声狠狠撞在一旁的?#32622;?#19978;。
  “你没事吗,蜜西卡?”
  不等就近的成员扶起她,更加剧烈的震动就如同一场突如其来的狂?#32491;?#38632;,接二连三的打在毫无防备的战舰上,令坚固的舰身,发出一阵支离破碎的可怕声音。
  轰轰轰——
  接下来的状况,已经不能再用“抖动”二字来形容了。
  剧烈的颠簸让战舰机身中所有没?#36824;?#23450;稳妥的设备、家具,通通如同失重般疯狂的砸向四周。轰然大作的警报声,响彻整座战舰舰身。
  【滴——滴——滴——】
  【警告。】
  【C12区操作系统,已失灵。自动加速系统,已开启。重力稳定系统,已损坏。自动防护系统,已失灵。求生舱,已弹出。B310防护门,已失灵。】
  完全顾不得处理被四处飞舞的仪器?#39029;?#30340;伤口,凌恩第一时间摁下紧急自救的摁钮,然而,?#36824;?#20182;如何操作,通往救生舱的B310防护门还是牢牢的关闭着,彻底坏掉的丰机只会千遍一律的重复着那一句。
  【C12区操作系统,已失灵。自动加速系统,已开启。重力稳定系统,已损坏。自动防护系统,已失灵。求生舱,已弹出。B310防护门,已失灵。】
  见鬼的!
  “凌?”
  另一边,联邦首都,军部机要大楼里。
  猛的从座位上站起,尽管战舰上的讯号已经越来越弱,但凭着高解析度的精密仪器,镇?弗洛伦斯跟同在他办公室的凌恩近卫官——伍德上将,依?#33618;?#22815;清晰地看到战舰中发生的一?#23567;?br />   “这、这是怎么了?!怎么会这样!!”
  紧握着双拳,亲眼目睹刚才那一幕的伍德上将,褐色的双眼已经被焦急、担?#21069;?#25104;猩红的色彩,恨不得化作电波扑进那幅画面当中,伍德全身颤抖的盯着那幅随时可能中断的图像。
  “凌,你能听到我说话吗,凌,回答!”
  冷沉、磁性的声音与伍德上将的歇斯底里恰恰相反,却宛如一头竭力压抑着情绪,随时择人而噬的狮子,每一个字都饱含着令人战栗的高寒。
  “冷静下来,凌,马上说出你的坐标,半分钟内,我派人紧急支援。凌,说出你的坐标!”
  银眸紧紧攫住身影已经随着画面一同模糊的心上人,镇捏紧拳头。
  怎么会变成这样???
  从多雷星飞回到联邦首都赤炼星的道路上,根本没有任何虫洞、葫芦形?#38752;?#30340;存在,虽?#33618;?#26465;路线较为偏僻,但画面中的战舰,并未受到任何来自外部的攻击。
  死死的盯着随时可能终止的画面,?#28216;?#24819;象过这种突发情况的镇,不禁在心中默念、
  “凌,你一定要撑下去……”
  然而奇迹却并没有发生,片刻之后,?#21364;?#20182;们的却是画面中的一声?#23604;臁?br />   轰隆!
  联邦纪年3301年2月15?#29031;?#21320;十二点零三分,全联邦素有“天才?#32043;?#25351;挥官”之称的凌恩将军,在返程途中遭受意外,不幸罹难,享年二十九岁。
  而同一时间。
  距离联邦167光年的帝国联盟首都RA17星球上,某个躺在复古浴?#23383;?#21106;腕?#38504;?#30340;少年,却突然惊讶的睁开眼——


一?#28023;?#19978;)?#21592;?#25243;弃的少年
  ……这是怎么回事?
  黑眸艰难的睁开,出现在对面巨型三维落地镜当中的,是一张看起来绝对不会超过十八岁的脸。
  巴掌大的脸,因为失血过多,而?#26376;?#20986;诡异的苍白。然而少年艳丽的黑眼,挺翘的鼻尖,以及弧度优美的唇线,都不是此刻的苍白所能够掩盖的绝色。
  无言的皱了皱胀痛不已的眉尖,三维落地镜中的少年,果然也不?#35088;?#26395;的拧起秀长的眉毛,露出一副与这张漂亮的脸蛋极不协调的深?#24613;?#24773;。
  见状,凌恩不禁?#35835;顺洞?#35282;,从满是血水的浴?#23383;?#22352;起身来。
  现在他可以确定的是,他明明就在几分钟前已经“去世”了。毕竟,在弥留之际,耳畔宣告他肉-体死亡的爆炸声可不是作假的。
  但……这又算是怎么回事?
  他的灵魂怎么会转移到这个素未平生的少年身上呢??
  看了看“自己”右手腕处深深的切口,凌恩轻叹,看来这具身体原来的主人,似乎一心求死,根本就没有再活下去的打算了吧?
  随意的撕破搭在浴缸边缘的浴巾,凌恩简单的将已经停止流血的伤口包扎起来。原本被“为何会变成这样”的疑问填满的脑海,渐渐开?#20960;?#29616;出一些片段——
  那是一幢极其宏?#21834;?#35946;奢的三翼式折叠建筑,瞳孔识别的自动感应门无声无息的打开,里面出现一个漂亮的黑发少年。
  由于是商界女强人的母亲跟某个陌生男人留下的产物,少年虽然漂亮,却?#28216;?#34987;家人带到人前过。特别是少年还有一个同母异?#28014;?#26497;富经商才能的哥哥,少年除了一?#27966;?#24494;出色点的面孔以外,就再都别无所长了。
  画面在推进,少年十四岁那年,?#30422;兹?#19990;,整个大宅中只剩下哥哥跟少年两个人。恨不得赶紧打发走这个毫无感情可言的弟弟,哥哥不?#22836;?#30340;答应了少年的要求,花费巨?#21097;?#23558;他送到帝国联盟数一数二的军校——黑海舰队军事学?#28023;?#25104;为军校预?#24178;?br />   紧接着,就是在少年满脸痴迷的跟一个俊美得不像真人的蓝眸男人热恋的画面。
  男人的一举一动牵扯着少年敏感的神经,男人的一颦一笑倾注了少年全部的情?#26657;?#36830;母亲突然离世的悲伤、跟哥哥刻意的疏忽、冷落都因为蓝眸男人的出现而减少了很多。
  但是好景不长,很快,俊美的蓝眸情人身边又出现了新的对象,男人甚至根本不避讳的当着少年的面,对新的对象展开追求。
  少年跪下来痛哭着哀求对方回心转意,紧紧的抱住又要出门的对方乞求他不要离开,没想到却被他?#24378;?#32654;无俦的蓝眸恋人嫌恶的一甩,对方言语上的羞辱跟轻-贱让少年失去了活下去的勇气,几重打击之下,少年最终走上了?#38504;?#19968;?#23613;?br />   (这就是这句身体的“历史”吗?)
  一头黑线的将脑海中的三维电影看完,凌恩面无表情的一件件穿起少年?#38504;?#21069;扔在浴室外的衣服。
  即使“前一世”二十九年的人生当中,凌恩的感情生活还是一片空白,但凌恩仍旧忍不住要轻骂一句少年的痴傻。
  生命是上天赠与每个人最珍贵的礼物,曾经亲临战场,看惯生死,甚至在生命的最后一刻都?#28216;?#25918;弃过与命运搏斗的凌恩,怎么也想不通,健健康康、无病无痛的少年,怎么会因为那几个根本不在乎自己死活的人-渣,干脆的选择放弃生命呢?
  既然有勇气选择?#38504;保?#20026;什?#20174;置?#26377;勇气抛开过去,重新来过?
  轻叹一声,无论如何,对于这具崭新的身体,凌恩也算是“知己知彼”了。
  他可不是这具身体原先那位任性又?#21592;?#30340;主人,他是联邦最年轻的指挥官,凌恩。
  既来之则安之。
  既然上天?#30431;?#25442;一具身体继续活下去,他自然也不会辜负老天爷的美意。
  但是——
  在此之前,他必须要熟悉这里的环?#22330;?br />   指挥官的本能让凌恩冷静的抛开过去和头脑中的少年那段仓促、短暂的人生,开始仔细的分析目前的情况。
  ?#32043;齲?#22312;他彻底熟悉这里的环境之前,与镇或伍德联系显然是不现实的。
  且不说以自己现在敌对势力平民百姓的身份,要与身为联邦军最高元帅的镇?弗洛伦斯联系无疑是痴人说梦。就算他真的跟镇联系上了,别说是向来深沉、多疑的镇了,就连他自己,也完全不相信此生还会有“重生”在一名少年身上这样诡异的经历。
  苦笑着揉了揉因缺血而昏沉的额头,凌恩刚刚站起身,一阵冷冰冰的敲门声就响了起来。
  哆哆哆——
  “凌天恩先生。”


一?#28023;?#19979;)出走的“宠物”
  凌天恩?
  漆黑的双眸微微一闪,片刻过后,凌恩才?#20174;?#36807;来,那是这句身体原来主人的名字。
  甩了甩晕眩的头,凌恩不禁自嘲的想,难?#24576;?#33258;己的脑袋自从“装”进了这具少年的身体之后,连同思维能力也跟着下降了吗?
  ?#36824;?#26080;论如何,少年跟自?#33322;?#26377;一字之差的名字,让凌恩在感情上容易?#37038;?#22810;了。
  哆哆哆——
  “凌天恩先生,请您开门吧。”
  凌恩的“磨蹭”似乎让门外的敲门人开始不?#22836;常?ldquo;冰冰”有礼的刻板声音中,不难听出淡淡的无奈。
  又躲在浴室里头哭了吗?
  门外年过半百的管家不禁对少年的【痴情】感到无?#28020;?br />   被自家殿下抛弃掉的?#20449;?#27809;有一千也有八百,即使管?#20197;?#24050;看惯了各种挽回殿下心意、妄图重获宠爱的手段,可截至目前,却?#25381;心?#19968;个人比浴室里的少年更加难缠的。
  三天两头上演的?#38504;毕?#30721;对少年而言已经不新鲜了,宁死也决不搬出城堡,拦住殿下的悬浮房车又哭又闹,甚至在女王陛下专为殿下举办的十八岁生日晚宴上,当众推开殿下的御定舞伴,责?#23454;?#19979;他?#24515;?#28857;不好,让殿下的私生活成为帝国贵族们茶余饭后的笑料跟?#32568;省?br />   轻轻在心里叹了口气,要不?#24378;?#22312;少年是凌氏?#21697;?#30340;小少爷,绝非一般低级、下-贱的“宠物”可比的,恐怕早在殿下提出分手之初,管家就让人强行将凌天恩轰出去了。
  哆哆哆——
  “凌天恩先生……”
  眯起深蓝色的眼睛,管家正在思考着该怎?#31383;?#29031;殿下的旨意,让少年赶快搬回军校的宿舍里住,浴室门就打开了。
  “什么事?”
  冷冷的面?#20303;?#20919;冷的眼神、冷冰冰的声音。
  诧异的扬起眉毛,管家庄重肃穆的脸上不禁露出一丝惊异,“凌……凌少爷……您这是……?!”
  恨不得使劲揉一揉自己的眼睛,管家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
  少年那头引以为傲、长?#30333;?#36381;的黑色长发竟然……竟?#24187;?#26377;了?!
  贴耳的碎发良好的勾勒出少年完美的桃心形脸蛋,没有了那头堪称中性的长发,少年却并没有失去他夺人眼球的美丽。牛奶般白净、细腻的皮肤完全自发丝中暴露出来,漂亮精致的五官和少年那双不知与哪种古老的血统混血,才得到的纯黑色双眼,让早就看惯了少年长相的管家一时间呆若木鸡。
  “……凌少爷……您、您的头发……怎么……?”
  “长发太难打理,索性剪了。”
  对管家惊讶的?#20174;?#19981;以为然,凌恩冷淡的说道。
  岂止是太难打理了,对早已习惯了简便、快捷生活的凌恩而言,凌天恩这头长发简直如同古地球碍事又费时的?#20064;选?br />   怎么搞的?#31354;?#20855;身体原来的主人不是军校生吗?
  军校?#24066;?#23398;生留这么长的头发?
  不可?#23478;?#30340;暗自摇头,尽管出生在世袭的?#31995;?#23558;军世家,但在步入军营,正式成为为联邦服务的指挥官之前,凌恩也有过一段长达十二年的军校学习经历。就算知道帝国与联邦在某些制度上有所不同,但凌恩相信,天?#32043;?#24656;怕?#25381;心?#19968;所军校会容忍学生放任自流、随心所欲的蓄养这种不男不女的夸张发型。
  微微皱起眉头,幸好在开门之前,凌恩在浴室中找到了发型修改器,随手选择了一个最简单、最普通?#36824;?#30340;头式,感觉果然清爽多了。
  既然从今天开?#36857;?#30001;他来使用这具身体,那么他自然有依照自?#21512;?#22909;做出选择的权利。
  “是……吗?”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35753;?/strong>
重庆时时彩定位胆稳赚触屏软件
<thead id="nj3hb"><del id="nj3hb"></del></thead><cite id="nj3hb"><video id="nj3hb"></video></cite>
<del id="nj3hb"><span id="nj3hb"></span></del>
<ins id="nj3hb"><span id="nj3hb"></span></ins>
<var id="nj3hb"></var>
<cite id="nj3hb"></cite>
<var id="nj3hb"><strike id="nj3hb"></strike></var><var id="nj3hb"></var>
<cite id="nj3hb"></cite>
<var id="nj3hb"></var>
<cite id="nj3hb"><span id="nj3hb"></span></cite>
<span id="nj3hb"><th id="nj3hb"><del id="nj3hb"></del></th></span><var id="nj3hb"><video id="nj3hb"><menuitem id="nj3hb"></menuitem></video></var>
<var id="nj3hb"><span id="nj3hb"><menuitem id="nj3hb"></menuitem></span></var><ins id="nj3hb"><span id="nj3hb"></span></ins>
<var id="nj3hb"></var>
<thead id="nj3hb"><del id="nj3hb"></del></thead><cite id="nj3hb"><video id="nj3hb"></video></cite>
<del id="nj3hb"><span id="nj3hb"></span></del>
<ins id="nj3hb"><span id="nj3hb"></span></ins>
<var id="nj3hb"></var>
<cite id="nj3hb"></cite>
<var id="nj3hb"><strike id="nj3hb"></strike></var><var id="nj3hb"></var>
<cite id="nj3hb"></cite>
<var id="nj3hb"></var>
<cite id="nj3hb"><span id="nj3hb"></span></cite>
<span id="nj3hb"><th id="nj3hb"><del id="nj3hb"></del></th></span><var id="nj3hb"><video id="nj3hb"><menuitem id="nj3hb"></menuitem></video></var>
<var id="nj3hb"><span id="nj3hb"><menuitem id="nj3hb"></menuitem></span></var><ins id="nj3hb"><span id="nj3hb"></span></ins>
<var id="nj3hb"></var>